治疗腕肌腱炎,手肌腱炎

手部与手腕腱炎

Tendinite-du-poignet以上都归纳于肌腱炎或者腕部伸肌或屈肌的腱鞘炎,以及狄奎凡氏症(妈妈手)。似乎只有少数的研究集中于这些工作环境中发生的疾病发病率或风险因素。肌腱炎与腱鞘炎都于重复性动作与急促而负重之下的手腕屈伸,或是沉重负荷之下缓慢的屈伸当中观察得到。手腕–手部腱炎由工作活动促成,包括:

  • 焊接、
  • 研磨、
  • 铸造、
  • 制肉、
  • 饲养家禽、
  • 家佣家务等等。

它们于手腕对抗屈伸时造成疼痛。触诊检查亦于压力作用在肌腱路径时造成痛楚。

于腕部位置,韧带将肌腱固定好。不是以保持腱鞘固定,就是以制造间隔令肌腱可以埋入。腕背第一间隔可以很狭窄,造成肌腱摩擦、发炎与肿胀。因此,要求重复性与猛烈的动作的专业工作能引致腕背第一间隔发生摩擦。手部–手腕腱炎与暴露于工作环境之间的关联性存在与现今对于疾患发病机制的知识是一致的。

狄奎凡氏症(妈妈手)

tendinite-de-de-quervain狄奎凡氏症正式医学名称为狭窄性肌腱滑膜炎,并不单纯是肌腱的炎症,而是肌腱与滑膜的。它影响到延伸过手腕至姆指的腱鞘。炎症经常始于一个活动的转变中,冲击或不正常地使用。肌腱与它们的腱鞘体积会于无延展性的腱鞘内增加。最常见的成因是手腕过度旋转或其他重复性动作。因而增加摩擦,亦因此炎症自我持续。

此腱炎最常影响踏入50岁的女性。频繁而重复的姆指动作,特别是由机制、物理治疗师、助手造成的姆指与食指施压都是使患者易于患上肌腱炎的原因。部分病例之中可以涉及类风湿性关节炎。

就是拇短展肌腱与拇长展肌腱的炎症处于手腕边缘的骨纤维滑动。

病理生理学是一个内容物(肌腱)与包容物之间的矛盾,伴随着包围着拇长展肌与拇短展肌的骨纤维滑动变厚与狭窄。另一个机制就是部分或完全的分裂滑动,或是多个肌腱的存在,长展肌腱有25以及短展肌腱有2个。

基本上这是局部于手腕外侧的痛楚。此痛楚会逐渐地于数周内出现,而有时亦会蛮横地出现。此肌腱炎明显地以前臂散扩性的疼痛妨碍了姆指的动作,可以变得非常剧烈且致残。手腕内周的肌腱周围经常性会有肿胀。姆指趋向环状伴随掌屈与手腕尺骨偏斜的可动性将压力施加到肌腱上而唤起疼痛:芬克尔斯坦测试,此腱炎的特异病征性。

手指屈肌腱鞘炎,亦称作弹响指。

Tendinite-quervain-et-test-finkelstein它是疼痛伴随着弹响的特征或完全妨碍了手指屈伸的结果。过渡关节(近端指间关节)可能会有屈曲的僵硬感,而肌腱亦可以变质至一个地步要需求特殊修复。病况会更加影响姆指、中指与无名指,但并不只会影响它们。一个突出或变厚的腱鞘会将手指锁定至弯曲的姿势。

此变厚是由重复性动作所促使的,更为罕见的风湿性疾病诸如类风湿关节炎。腕隧道综合症亦被例入促成因素的考虑。

尺侧腕腱炎–尺侧腕屈肌

尺侧腕屈肌穿过尺侧茎突前面后,在分裂与附着它的新分支至环形、钩骨、第4与第5掌骨韧带之前插入至豌豆骨的上部。

临床检查上:

我发现了位于手腕边缘的前内疼痛,伴随着水肿的存在以及于桡骨边缘触诊时由其疼痛。我们亦找出拉伸延展中、手腕外展以及等距测试中对人力抵抗;小提琴家左手的动作;的疼痛。

桡侧腕腱炎–桡侧腕屈肌

桡侧腕屈肌,于前臂较低第三肌腱构造,应系统性地被考虑为攀爬者面对处于前臂较低第三的前外侧边缘的疼痛。

临床检查上:

我发现了触诊性疼痛,有时会带有肿胀与腕桡骨的被动压力的疼痛,以及强行延展手腕的疼痛。此痛楚会于屈曲的等距收缩与食指及中指的对抗中再次诱发。生物力学上而言,大掌几手腕倾斜至30度。当桡骨腕腱炎存在时,我会寻找一个相关的舟月大多角骨掌骨的骨关节炎。

桡侧腕伸肌腱炎

这是腱鞘炎伴随手腕伸展对肌腱的抵抗与压力的疼痛。痛楚位于第2与第3掌骨的底部。

拇长伸肌腱炎

通常关系着退化性肌腱,于重复性创伤或以手术治愈手腕骨折后发病。有明显的断裂风险,这就是为何必须及早诊断与治疗的原因。

肱桡肌腱炎,亦被称作桡骨炎

这是纯粹的肱桡肌附着点的腱炎。肱桡肌腱炎的痛楚主要是由桡骨茎突的触诊疼痛展现出来。不像狄奎凡氏腱鞘炎,疼痛并不是由姆指的可动性或芬克尔斯坦测试所诱发的。


手腕肌腱,肌腱炎的手